夏侯溟嫣

考试摸鱼…皮一下我很开心(?)

其实就是关于自己的脑洞…【一个晚上没睡的成果(?)】

“……”

四周被死尸包围着, 粘稠的淤泥也被染成了一片红色.天空出现好几道闪电,毫不犹豫地劈下来,四周溅起碎片和带有血色的泥渣,即便是有些蹭到脸颊,但也没有丝毫想去阻挡的余力,任碎片在脸上划过一条条鲜红的痕迹.低下头,眼神放空,身体也在这漫长的斗争中开始疲倦起来,拿着双剑的手自由下垂,脸上和身上也有不少深深浅浅的伤口,白色的衬衫上,除了本有的白色,还多了好几道鲜红.

“安迷修…你也有今天啊!”

是啊…在下也有今天啊…

“之前你一直说讨伐恶党讨伐恶党的…你看,你做到了!现在海盗团就剩本大爷我一个了!”

是啊…在下做到了…

“你现在开心了吧!骑士!”

…开心…吗…

努力地抬起头,用着早已放空的绿眸看着那个曾经傲慢,放荡不羁的人,现在却狼狈地坐在血泊之中的认,奄奄一息的样子跟第一次见他时形成了鲜明的对比,唯有不变的是他那掩盖不了杀意的紫眸.黑压压一片的天空渐渐落下了雨滴,好似给这个大赛的残局清理现场一般,地下的血由于雨滴冲刷一点点融合在雨水里,由深到浅.微微抬起头,任由雨滴滴落在脸上,脸颊上的雨连同血一同沿着脸颊流下

“呐…安迷修…快给我最后一击吧…”

………

“喂!傻逼骑士!本大爷跟你讲话呢!”

…闭嘴…

“切!收起你那可笑的怜悯,本大爷不稀罕!要杀要剐随你了!”

闭嘴闭嘴…

“喂!傻逼骑士!你快点…”

“闭嘴啊!!!”

用尽全力喊出声来,下一秒笔直的走到对方身前,将手中的双剑放到两侧,用平时给小姐们半顿蹲的方式,蹲下与对方平视,看到对方眼里的不屑与高傲,估计对方已经是抱有死的决心了.苦笑了一下,微微皱眉,眼神里流露出自己也未成察觉到的感情.

“你想死吗…恶党”

“啧!你怎么婆婆妈妈的!像个女人一样!麻利点的!”

“你确定吗…”

“噗!安迷修…到这时候你还磨叽?这个大赛本身就是不公平的,胜者为王,败者为寇,天经地义!现在大赛就我们两个了,你杀了我,你就赢得胜利了,你要是再不动手,我会让你后悔的!”

“……好”

拉起对方的手,另一手拿起自己其中一把佩剑,将它放入对方手中,将自己的手附在对方的手上

“安迷修你?!”

“嘘…不要吵…”

将对方微微拥入怀中,苦涩的扯出一个笑容,但是眼泪还是很自觉的流下

“再见了…恶党…好好活下去”

噗呲!

“……”

瞪大眼睛看着对方缓缓倒在自己的肩上,拿着剑柄的手沾满了对方的滚烫的鲜血,当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,从远处远处的比赛大厅里传出一阵阵声音

“参赛者安迷修已回收成功”

“参赛者安迷修已回收成功”

“本届大赛的冠军—雷狮”

“重复一遍”

“本届大赛的冠军—雷狮


ps:我就是个文渣qwq…可能会有后续吧…
有什么建议的话可以评论或者私我,我都会去看的!我会好好努力的(๑•̀ㅂ•́)و✧!